“雲考古”帶來的文化體驗 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影響

时间:2020-07-07 06:21:54 来源:深中肯綮網 作者:溫力銘

     今年的“五一”小長假,許多網友與考古人一起在“雲端”,見證了“2019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產生的全過程。一段時間以來,利用互聯網發布館藏、介紹展覽、選評項目等“雲端”文化供給新方式不斷湧現,一起開啟著文博領域的數字時代。

     往年的“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終評會,都是進入最後候選項目的領隊或者負責人暫時放下田野考古的手鏟,前往北京向同行及評委交流匯報自己的工作。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今年的終評會主動創新形式,利用“五一”小長假在網絡會議平台全程直播了20個入圍項目的匯報展示、專家提問點評以及最後的榮譽揭曉。據不完全統計,觀看總量達2278萬人次,與“十大考古”相關的網絡互動話題總閱讀量達到1.66億人次。“雲考古”開創性的一小步,促成了考古文博經由網絡滿足公眾文化需求的一大步,考古人把一個原本屬於業界的聚會,變成了與大眾共享的活動 。

     “雲端”文博不僅豐富了公共文化服務的渠道和平台,更因其共享性、便捷性擴大了公共文化服務的受益麵 。通過“雲端”漫步、手指觸行,公眾輕鬆進入到國家級的考古評審現場,走進考古人的世界。這種文化體驗非同凡響:原來考古人要研究從10萬年前的舊石器時代到南宋的沉船這麽迥然不同的年代;原來考古人既可複原9000年前的玉器生產技術,又能在看似簡單的土層中辨識出4000年前的車轍;原來在地處江淮地區的安徽肥西縣三官廟遺址也可以一次性出土那麽多夏商時期的青銅器;原來新疆奇台石城子遺址就是史書中的疏勒城……

     一個個“原來”的背後,凝結著中國考古人的心血和汗水。他們通過自己的手鏟不懈付出和專業攻關,豐富提升著我們的曆史文化認知。在直播中,評審專家發出近乎刁鑽的專業提問,考古領隊的學術解答啟人深思 ,講述的考古曆程同樣極為吸引人。“茫茫沙漠中如何找到玉礦遺址?”麵對陝西省考古研究院王占奎老師拋出的這一問題 ,甘肅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陳國科在“答辯”中回顧了自己尋找玉礦遺址的種種艱辛和孜孜探求未知曆史的心路曆程,感動了不少網友。許多人現在才知道 ,有些考古領隊和自己負責的項目已經一起走過了一二十年甚至幾十年 。

     文物是不可再生的珍貴資源,屬於我們也屬於子孫後代 ,保護文物使命神聖。“考古人為何總是追著盜墓賊跑?”在公眾麵前談考古,盜墓總是一個繞不開的話題。每年總有很多重要考古發現是盜掘後的搶救性發掘。即使經曆了盜墓的“劫後餘生”,許多考古項目還是發現了令人驚豔的文物 ,能提供豐富的知識與信息,能夠產生填補曆史空白之類的重大考古影響。這次考古評審直播,有助於正本清源、激濁揚清,建樹起保護文物 、傳承曆史文脈的正確態度。

     這些年來,我國的公共考古一直在不斷創新發展,特別是考古現場直播、考古文博綜藝節目、關於考古發現的紀錄片、博物館考古類展覽等創新形式不斷出現,成為大眾文化生活中有滋有味的記憶。當年“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創辦的初衷 ,也是為了麵向社會、開放共享,讓更多的人了解考古、支持考古事業的發展。如今這初衷並沒有變,而且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借助互聯網這個廣闊平台,考古文博工作必會為公眾提供更多更優質的公共文化服務。

  《 人民日報 》( 2020年05月13日 05 版)

(责任编辑:沈聖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