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 :大才子紀曉嵐為啥是官場上的“不倒翁”? 在學術盛興的乾嘉時期

时间:2020-07-03 01:28:22 来源:深中肯綮網 作者:廣東省

 但是不管怎樣,紀曉嵐做官做到死,在學術盛興的乾嘉時期,這種選擇也是耐人尋味的。“浮沉宦海如鷗鳥,生死書叢似蠹魚”,這是紀曉嵐自作的挽聯,也是對他一生經曆的真實寫照。

  “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辛棄疾的這句詞道出的是傳統心底的英雄夢 :幫助君王一統天下,留下美名世代傳揚。到了清代中期 ,情況出現了變化——乾隆皇帝要一統天下思想文化,於是疆場廝殺轉為文化清理 ,風雲際,紀曉嵐肩負起曆史的重任,成為《四庫全書總目提要》(以下簡稱“《四庫全書》”)的總纂官。此前,這位大名鼎鼎的學者曾點評過許多學術典籍與名家詩歌,也撰寫過家喻戶曉的《閱微草堂筆記》 ,然而這些都無法與《四庫全書》相媲美。《四庫全書》成為紀曉嵐一生最大的榮光。這榮光的背後,是一個學者型官員載浮載沉的人生道路。

c0f54368b8388356f2614f764029ee73.jpg

網絡配圖

  1724年,紀曉嵐誕生於河間府獻縣(今河北滄縣)崔莊。他的出生被附會了種種神奇之說:祖父紀天申夢見一道火光閃入樓中,隨後紀曉嵐出生;還有人說紀曉嵐是火精轉世:獻縣自五代時期就有驅趕火精的習俗,相傳火精為女性,赤身出現在火光中。紀曉嵐出生前一天,當地又發現了火精,人們敲打銅器來驅趕,火精閃入紀家,這時紀曉嵐出生,耳垂有穿痕,腳白而尖,狀若纏足,像極了火精;除了火精轉世外,還有蟒精 、猴精投胎的傳說:紀家附近有大蟒,紀曉嵐出生之後,大蟒消失;紀曉嵐從小喜歡吃榛栗梨棗 ,一吃就停不住口,性子又喜動,無事也不能安坐片刻。這種附會還聯係上了紀曉嵐的名字,他名“紀昀”,字“曉嵐” ,“昀”意為日光,以它為名就是和光怪有關。

  在野史傳說中,名人的誕生常伴有異象發生,可是像紀曉嵐那樣出生之後還總是有神奇表現的就很少見了:兩三歲時,幾個身穿彩衣、佩戴金釧的泥娃娃和他一起玩耍 ,親切地叫他弟弟;四五歲時,紀曉嵐兩目如炬,在黑暗的地方看東西沒有絲毫障礙,七八歲後,視力才慢慢變得像普通人一樣;31歲考進士前問卦,測了一個“墨”字:“黑”部拆開是二甲第四名,下麵四點是“庶”字腳,士為“吉”字頭,預示進翰林院作庶吉士,後來果然如此;不惑之年任福建學政時,試院裏唐柏的樹梢上夜現兩位紅衣人,向他拱手作揖 ,漸漸消失——這諸多奇景,並非坊間傳聞,乃是紀曉嵐自己說的,都可以在他撰寫的《閱微草堂筆記》裏找到。不光紀曉嵐如此,據他講,他的一些親友也多有離奇經曆,如果把《閱微草堂筆記》裏麵紀曉嵐及其家人朋友的種種離奇遭遇匯集起來,大概可以編作一部清人奇遇記。

  讀者一定很想知道,有著各種傳奇經曆的紀曉嵐到底是什麽樣子。根據清代人的描述 ,他“貌寢”、“短視” ,也就是說,不光容貌醜陋,還是個近視眼,個子好像也不高。不過,紀曉嵐生性機敏 ,喜歡嘲謔,小時候一起讀書的同學,長大後同朝的官員,都沒少受他的戲弄。他的惡搞往往和文字有關,出人意表卻又在情理之中。有一次,年幼的紀曉嵐和鄰家幾個小孩踢藤球,剛好踢中路過的知府轎子。知府拾起藤球,孩子們派紀曉嵐前去要。知府見其出眾 ,就出了一副對聯給他:“童子六七人,獨汝狡 。”紀曉嵐說:“太守二千石 ,唯公……要是你把球還我,就是‘唯公廉’;要不還便是‘唯公貪’了。”知府歎其聰敏,於是把球還給他。

  長大後的紀曉嵐,對文字更是機敏。一年夏天,宮中新添了不少扇子,乾隆皇帝命紀曉嵐為自己最喜歡的一把扇子題字,選的是唐代詩人王之渙的七絕詩《涼州詞》。這首詩的原文是:“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在題寫中,紀曉嵐卻不慎把“黃河遠上白雲間”的“間”字漏掉了。乾隆皇帝看完後,很不高興地把扇子丟回給紀曉嵐,說他有欺君之罪!紀曉嵐一看才知道漏寫了一個字 ,他不慌不忙,緩緩地說:“啟稟聖上,這不是詩 ,而是一首詞,讓微臣吟誦給聖上聽:黃河遠上,白雲一片,孤城萬仞山。羌笛何須怨 ,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 。”經紀曉嵐這麽一斷句,一首《涼州詞》果然由詩變成了詞。乾隆皇帝哈哈大笑,連連誇讚紀曉嵐機敏過人。

download.jpg

網絡配圖

  紀曉嵐還是一個真性情的人,易喜易怒,喜歡道聽途說,到處講述自己的離奇經曆,甚至屢屢對好奇者脫下鞋襪 ,展示自己那宛若裹足的尖腳。他的日常生活也迥異於常人:不吃米麵,飲食以肉為主,一頓兩三斤;雖喜食肉,卻絕不吃鴨肉,總覺得鴨肉腥穢,難以下咽,一次不慎誤食,立刻大吐;善吸煙,用一支很大的煙鍋,人稱“紀大鍋”。

  紀曉嵐確實是一個有趣的人,關於他的奇聞異事從乾隆時期就開始廣為傳播。人們欣賞和喜愛他的機智,又在流傳中添油加醋地加以演繹,甚至無中生有,把不相關的事,如與和珅的水火不容也附會在他身上。實際上,曆史上的紀曉嵐從來沒有戲弄過和珅,反而在好友曹錫寶上折彈劾和珅時從旁勸阻。紀曉嵐之所以被塑造成影視劇中不懼權威的理想人物,隻是凝聚了民間對其幽默 、正直、機智和才學的想象。作為傳奇人物,紀曉嵐的幽默機智遮掩了他的真性情;作為官員,他的飛黃騰達掩蓋了他的坎坷與心酸。

  紀曉嵐和其他人一樣,是通過科考進入仕途的。相比於屢試不第的蒲鬆齡,紀曉嵐幸運得多:17歲應童子試,成為秀才;24歲參加鄉試,名列第一;31歲高中進士,廷試二甲第四名,賜進士出身,選為翰林院的庶吉士,從此開始了他漫長的文學侍臣生涯。紀曉嵐在翰林院期間一個主要任務就是扈從伴駕,寫作詞章。乾隆皇帝也是一位詩人 ,創作了大量詩歌,所以紀曉嵐寫作了不少恭維、唱和的詩作。這類詩歌往往四平八穩 ,以歌功頌德為主,現在看來無甚意味,但在當時對於紀曉嵐來說卻非同一般。它們為紀曉嵐贏得了乾隆皇帝的歡心,得到“天語嘉獎”,而乾隆皇帝的賞識,對紀曉嵐的一生都有決定性的影響 。

  從1756年進入翰林院,到1768年晉升為侍讀學士,紀曉嵐度過了一段順利平靜的時光。因為乾隆皇帝的賞識,他得以步步高升:1763年官任福建學政,升侍讀;1768年 ,按常規本來應該外出任職,準備補授貴州都勻府知府,但乾隆皇帝因為他學問素優,認為出任地方官員不能盡其所長,特命加四品銜,留任左春坊左庶子 ,提拔為翰林院侍讀學士 。這種破例提拔在當時社會是很榮耀的。然而,就在紀曉嵐春風得意、躊躇滿誌的這一年,人生出現戲劇性的逆轉,獲罪落馬,昔日朝中寵臣 ,今日階下罪囚,被發配到烏魯木齊。

u=1281059277,2187025619&fm=23&gp=0.jpg

網絡配圖

  導致紀曉嵐人生出現重大轉折的是盧見曾案。1768年,剛剛上任的兩淮鹽政尤拔世向鹽商索賄不成,上奏折揭發上一任鹽政普福,說他在任職期間營私舞弊 、挪用公款,由此引發乾隆皇帝的震怒,下令徹查。因曆任鹽政均有營私侵蝕行為,已退休很久的兩淮鹽運史盧見曾也被捕入獄,乾隆皇帝下令“即行嚴密查封,無使少有隱匿寄頓”。然而查抄盧家時卻發現他家中沒有什麽值錢之物,乾隆皇帝很生氣,認為是有人通風報信,使得盧家轉移了財產。隨後,查明通風報信的人就是紀曉嵐。紀曉嵐和盧見曾是什麽關係呢?紀曉嵐有3子3女,長女嫁給了舉人盧蔭文,而盧蔭文的祖父就是盧見曾 。當時紀曉嵐已晉升為侍讀學士,得以出入宮廷,聽到一絲風聲後就告訴女婿盧蔭文 ,朝廷正在查辦兩淮鹽務。盧蔭文隨後又見到了過從甚密的郎中王昶,王昶告訴他是曆年鹽引的積弊被揭發了 ,於是他趕緊送信回家。結果自然是悲慘的,紀曉嵐和王昶因泄密獲罪,主犯盧見曾則死在獄中。

  紀曉嵐的這段經曆在史書上找不到什麽痕跡,民間的版本卻是生動有趣:紀曉嵐既擔心姻親,又顧慮惹禍,於是用空白信封密封了鹽和茶葉,命人連夜送往盧家。盧見曾最初不解,再三揣摩 ,悟出了其中的秘密:鹽案查(茶)封 ,於是馬上轉移資產 。民間還流傳著紀曉嵐應對乾隆皇帝訊問的精彩回答:“皇上嚴於執法,合乎天理之大公;臣惓惓私情,猶蹈人倫之陋習。”乾隆皇帝聞言,為之一笑 。戲說雖然精彩,但是紀曉嵐的人生確實因此發生重大轉變 。他被貶戍烏魯木齊約兩年半的時間,因其文采出眾,在戍所主要做文案工作,行動也比較自由,並未因此受多少苦,反而因為西域的風土人情開闊了視野,增長了見聞。1770年,紀曉嵐47歲時,受乾隆皇帝恩命賜還,於次年6月長途跋涉回到北京,再入翰林。

  初入翰林,為新科進士;再入翰林 ,為赦罪犯人。當年揮斥方遒的青年,此時已深刻體會了世事無常和人生艱難,不複當年心態。“人生快意果有失 ,一蹶萬裏隨戎旃”,這是對以前快意人生的後悔;“少年意氣已蕭索 ,傷禽寧望高飛翻”,這是對前途莫測的恐懼;“毋乃怪我趨營猛,諷我宴坐娛林泉 。拈花微旨雖默契,拂衣未忍猶留連”,這是出世與入世的矛盾;“友朋知己尚必報,況乃聖主恩如天”,這是彷徨之後決意仕進的選擇——這些詩句都出自紀曉嵐剛從烏魯木齊返京後寫作的《幽篁獨坐圖》,非常真實地反映了他當時的心態。

  雖然遭受挫折,紀曉嵐還是義無反顧地再次投身仕途。返京的當年10月,紀曉嵐迎鑾密雲 ,正值土爾扈特部歸順,龍顏大悅,紀曉嵐作了文章進獻,得乾隆皇帝嘉獎,複授翰林院編修。1773年,朝廷開四庫全書館,紀曉嵐得大學士劉統勳的推薦,被乾隆皇帝任命為四庫全書館總纂修,這一年紀曉嵐剛好50歲。對他而言,總纂《四庫全書》是其一生中最重要的事,前後花費10年之功。因整理《四庫全書》 、纂修總目有功,紀曉嵐此後平步青雲:被提拔為內閣學士;授兵部侍郎、禦史、禮部尚書;又調任兵部尚書、協辦大學士,加太子少保 。1805年2月 ,紀曉嵐離開人世,當時他已升任為協辦大學士18天。

  晚年的紀曉嵐 ,雖官高名顯,但在乾隆皇帝眼中始終是文學侍臣,形同俳優 。1785年,員外郎海升毆死發妻,身為左都禦史的紀曉嵐參與審案,被乾隆皇帝斥為“無用腐儒”;1786年,禦史曹錫寶彈劾和珅家奴劉全仗勢招搖,此事與紀曉嵐無關 ,而乾隆皇帝在上諭中明確懷疑紀曉嵐,揣度他對和珅心懷不滿而暗中唆使 ,此事後來雖未牽扯到紀曉嵐,但紀曉嵐內心之恐慌可想而知 ,因此言行也愈發隱忍順從,閑居之時也隻是獨坐焚香著述而已。至於乾隆皇帝駕崩之後,嘉慶皇帝即位,更是將紀曉嵐當做元老對待 ,有客氣而無實質上的任用,否則也不會到他行將就木才予其大學士之銜。

  但是不管怎樣,紀曉嵐做官做到死,在學術盛興的乾嘉時期,這種選擇也是耐人尋味的。同時期的大詩人、思想家袁枚,年長紀曉嵐8歲,少年成名,高中進士並選為翰林院的庶吉士 ,但卻沒有留下來,而是外放知縣,仕途輾轉十幾年後歸隱隨園,寄情山水;同年進士錢大昕,和紀曉嵐齊名,人稱“南錢北紀” ,亦在盛年辭官,致力於學術;同一時期在史學上有很高成就的章學誠,考中進士、外放官員之後選擇不去……對比這些學者,作為學者的紀曉嵐是世俗的,作為官員的紀曉嵐則是孤寂的、無奈的。紀曉嵐集官員、學者、作家等多種身份於一身。若從價值角度論,他首先是一位學者,留下了《四庫全書》,在學術史上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浮沉宦海如鷗鳥,生死書叢似蠹魚” ,這是紀曉嵐自作的挽聯 ,也是對他一生經曆的真實寫照。

免責聲明 :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责任编辑:石河子市)